點擊關閉
  • "掃描二維碼,關注協會動態"
當前位置: 首頁 » 技術交流 » 平板玻璃 » 平板玻璃 »

單片防火玻璃耐火機理分析之:玻璃熱炸裂

1、引言

玻璃是人們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一種材料,因其透明、美觀、高強度等優點被廣泛應用于現代建筑中,近年來我國玻璃相關行業持續繁榮發展,玻璃產量、加工量和使用量也逐年增長。玻璃在門窗、幕墻等領域的應用使其成為建筑最主要的外墻材料之一,作為建筑物中構件的一部分,其力學、熱學以及服役環境下的安全特性尤其受到關注,防火玻璃的概念和應用由此而生。在火災發生時,玻璃雖不是可燃物,但是相比于混凝土和鋼筋結構,其力學性能較為脆弱,在熱載荷作用下非常容易發生破裂和脫落,因此有關防火玻璃的材料、性能和結構研究非常重要,也從未間斷。防火玻璃的基礎材料特性和耐火機理分析更是有助于指導防火玻璃的生產和使用,對提高建筑物防火安全設計的系統性具有特別的參考意義。

 

2、單片防火的概念和種類

國家標準 GB15763.1《 建筑用安全玻璃一防火玻璃 》將防火玻璃按照結構分為單片防火玻璃( DFB ) 和復合防火玻璃( FFB ) ,按照耐火性能分為隔熱型防火玻璃(A類)和非隔熱型防火玻璃(C類)。單片防火玻璃木質是用特殊材質或工藝進行強化的玻璃,其優點是透光性好、耐候性好、易于加工安裝,在耐火性能上屬于C類非隔熱型防火玻璃,滿足耐火完整性的要求。隨著建筑安全及火災防范意識的提高,我國建筑設計防火規范和消防驗收檢查制度也逐步完善,防火玻璃的產品體系和設計使用目前正在與發達國家同步接軌。近幾年,國內防火玻璃標準不斷修改完善,產品不斷更新換代,市場對高品質、高穩定性的防火玻璃呼聲越來越高,以硼硅酸鹽單片玻璃和硅酸鉀基復合防火玻璃為代表的技術和產品,有效降低了傳統低端防火玻璃的不確定性,提升安全系數和耐火穩定性。

 

國標中約定的防火玻璃原片可以是鍍膜或非鍍膜的浮法玻璃、鋼化玻璃,復合防火玻璃原片,還可選用單片防火玻璃??梢娺@個定義和范圍是非常寬泛和籠統的,即原片玻璃和加工玻璃都可以作為防火玻璃的材料,理論上,任何達到耐火要求的玻璃材料或透明產品均可作為防火玻璃。實際上,直接從窯爐經成型退火得到的玻璃原片或玻璃材料是很少直接應用在生產生活中,所以單片防火玻璃作為加工玻璃產品,尤其是建筑用安全玻璃的一種,除了滿足耐火性能要求外,還應滿足建筑玻璃相應國家標準和規范,例如外觀質量、鋼化安全性、沖山安全性等。

 

本文為了更清晰的梳理和介紹目前市場上常見的單片防火玻璃產品,仍堅持以玻璃材料的成分體系進行劃分,再結合加工工藝進行細分,這也是不同防火玻璃產品差異化的根本所在。

 

(1)鈉鈣硅系統玻璃

市場上俗稱的“高強度防火玻璃”、“高應力防火玻璃玻璃”、“銫鉀防火玻璃”、“化學鋼化玻璃”等等,均為鈉鈣硅原片玻璃(最常見的浮法玻璃)通過物理增強或化學增強引入表面壓應力的強化玻璃( Tempcred glass / Reinforced glass )。此類玻璃是通過在玻璃表面施加預應力層,進而提高其抵抗火災環境下的熱變形和熱炸裂能力,但受到加工程度、加工水平和尺寸厚度的影響,該類玻璃性能差異較大,具有很大性能離散度和耐火隨機性。由于國標并未對此類玻璃作為防火玻璃使用時的邊界條件進行明確的定義和性能約定,更多是市場和企業行為進行產品指標和質量的把控,因此也成為目前國內應用最多、最為混亂的單片防火玻璃種類,給建筑設計和用戶安全帶來很多困擾。

 

(2)硼硅酸鹽系統玻璃

硼硅酸鹽玻璃是以堿硼硅系統經浮法或壓延工藝生產出的原片玻璃,和普通的鈉鈣硅系統玻璃相比,其膨脹系數低(≈4x10-6/K(20~300))、軟化點高(≈800)、耐冷熱沖擊性能好,可應用于器皿玻璃、儀器玻璃和防火玻璃。目前市場上的硼硅單片防火玻璃是采用硼硅酸鹽原片玻璃經鋼化加工而成,被公認為是一種理想的高穩定性的單片防火玻璃,在歐洲己經得到了多年的推廣應用。隨著防火玻璃需求旺盛,國內硼硅玻璃生產技術和產品突飛猛進,逐漸打破國外技術壁壘,目前有四家企業實現批量化生產,部分產品的質量和規格也達到世界領先水平。該類型單片防火玻璃應用于高層建筑、公共場所等的防火隔斷,具有透光率高和壽命長的優勢,且隨著國內產能的不斷擴充,當未來價格逐步達到市場普遍接受的程度時,有望成為國內單片防火玻璃的主流產品。

 

(3)其他特種玻璃體系

耐熱微晶玻璃,主要是指鋰鋁硅系統透明微晶玻璃,通過控制玻璃成分和晶體析出,可以得到低膨脹或者零膨脹的玻璃材料,使其具有很高的耐熱震性,目前主要用于特種光電材料和基板材料,民用領域用于制作明火上加熱的炊具和餐具,例如生活中可見的電磁爐、電陶爐面板、建筑真火壁爐玻璃、耐火觀察窗等。目前該類型玻璃主要采用壓延、磨拋工藝生產,成本高,用作建筑單片防火玻璃較少。

 

石英玻璃是二氧化硅單一成分的玻璃,具有相當高的均勻性和透明度,機械強度高、耐熱性好,膨脹系數很小,化學穩定性高,因價格昂貴和加工困難,只在一些特殊的耐火窗口中得到應用。

 

其他特種耐火安全玻璃,根據特殊需要采用其他體系的玻璃材料,通過安全化處理和應用場景匹配性設計,多為定制化應用。

 

3、單片防火玻璃的耐火機理

 

3.1 玻璃的斷裂力學特性

玻璃的本征力學性能直接決定著其在火災受熱時的承受能力。理論上,玻璃的抗壓和抗彎強度均是較高的,但是由于實際生產和加工過程中玻璃表面及邊緣大量的細微裂紋,其實際測量值要低得多,在實際工程應用中,出于安全方面的考慮,一般會采用30~50MPa作為普通玻璃和鋼化玻璃的設計抗張強度。這種力學現象在眾多研究中都可以由Griffith建立的傳統的脆性材料裂紋擴展理論來解釋,即玻璃強度受到尺寸效應尤其是裂紋尺寸效應的影響,且裂紋在持續外力作用下表現為快速擴展。在實際測試中,玻璃的抗彎強度很大程度上受到表面狀態、邊部加工質量、鋼化應力三者綜合因素的影響,實驗結果顯示,利用HF酸表面邊緣腐蝕拋光、機械拋光、砂輪磨邊等不同加工后,抗彎強度從98MPa、78MPa降低到56MPa。另外有研究指出,當裂紋尺寸大于500μm時,玻璃斷裂應力滿足經典斷裂力學,裂紋尺寸小于 200μm時,玻璃斷裂特性介于經典力學向強度平穩狀態的收斂階段,但玻璃斷裂強度與裂紋的數量和尺寸有密切關系,隨著裂紋個數增加和裂紋尺寸加大,強度逐漸減小,衰減可達15%以上。進一步,建筑玻璃在使用過程中的持久應力作用、環境中水分及活性介質與玻璃表面反應也會引起疲勞破壞,玻璃表面磨傷和風沙對玻璃表面的磨損均會造成玻璃強度下降。

 

在玻璃表面預加壓應力是有效提高抗彎強度的方法,因此目前常用的鈉鈣硅單片防火玻璃均采用了高表面應力的設計,表面壓應力甚至遠大于目前鋼化玻璃標準約定的表面應力大于90MPa 。研究結果也顯示,鋼化應力與抗彎強度測試值有密切關系,在相同玻璃材質和加工條件下,玻璃抗彎強度與鋼化應力符合一次線性方程關系,即隨著鋼化應力提高,抗彎強度增大,對于厚度6~15mm 范圍內玻璃大量離散型數據分析,可得到了極限抗彎強度的包絡線公式:

σ - 0.826σ鋼化 + 37.826

 

但是玻璃的斷裂強度離散性大,抗彎強度的測定與測試條件如加載方式、加載速率、持續時間等密切相關。很多國家往往采用統計分析方法推斷出玻璃的實際應用強度,通常大量玻璃破壞的試驗結果進行統計處理,給出設計安全系數與玻璃失效關系規律。玻璃作為建筑安全玻璃尤其作為防火玻璃應用時,必須考慮綜合載荷影響因素下玻璃強度的安全系數,除應考慮玻璃強度木身離散安全系數K1外,還應考慮在火災受熱情況下各種環境載荷作用下的安全系數K2, 在玻璃幕墻工程技術規范中約定了玻璃幕墻失效概率為0.1% ,其強度離散安全系數K1未2.5。防火玻璃在火災環境受熱失效考核時著火后氣壓變化、燃燒熱點隨機性等因素,如果簡單按照風壓載荷安全系數考慮,防火玻璃的臨界強度設計可參照下表設計。

表1 綜合載荷作用下玻璃臨界強度的安全系數設計

C:\Users\Administrator\docu<em></em>ments\WeChat Files\wxid_aydad6spfgtn22\FileStorage\Temp\1def2e2ea673099fa2017979f8a4c62e.jpg

綜上可知,玻璃的斷裂力學特性己經有較為成熟的研究和共同的認知結論,玻璃材料的組成結構加工決定了其固有的力學特性和力學參數。因此,不同類型、不同厚度的單片防火玻璃所承受的耐火臨界破裂應力是確定的,在鈉鈣硅玻璃基礎上,通過借用物理、化學強化手段提高玻璃的表面壓應力,通過精細加工改善玻璃表面和邊緣微觀裂紋,提高其在一定尺度范圍和耐火條件下的臨界破壞強度,是可行的。

 

3.2 玻璃受熱破裂的機理分析

1985 年,世界火災學之父,哈佛大學的Emmons教授在第一屆國際火災大會上首先提出了“玻璃破裂是火災研究中重要的結構問題”。許多研究人員通過實驗、理論、數值模破裂機理和預測模型法來探究玻璃在火災中的破裂機理和預測模型,并且發現由溫差形成的內部熱應力是玻璃受熱破裂的主要原因。玻璃在制作和加工過程中,內部熱應力及表面張力變化產生的微小裂紋(瑕疵)隨機分布在玻璃內部,導致裂紋起裂具有很強的隨機性,而且一旦起裂,裂紋的擴展速度往往大于2000m/s ,其形成“孤島”并且脫落速度很快,最終玻璃完全破裂失效?;馂闹胁AУ钠屏阎饕譃閮蓚€階段,第一個是火源和熱煙氣向玻璃的傳熱過程,另一個是玻璃溫度不均勻產生熱應力導致其破裂和脫落的過程。當然火災中的玻璃還可能存在第三階段,即玻璃在軟化溫度之前有效抵抗了熱變形而未破裂,而是隨著火災持續升溫直至高溫下軟化流變失效的過程(涉及玻璃高溫耐火極限的問題,本文暫不討論)。

 

第一個階段的玻璃傳熱是非常復雜的過程,涉及到一維、二維和厚度方向上三維的溫度分布,主要是輻射造成的分布和對流傳到的雙重影響,還有玻璃材質、玻璃結構的影響。張毅等人論文指出,發生火災時,玻璃暴露表面受到火源和煙氣的熱輻射、熱傳導和熱對流作用,到達較高溫度。而玻璃被邊框遮蔽的表面不能直接受到火源和煙氣的熱輻射、熱傳導和熱對流作用,導致遮蔽表面溫度較暴露表面溫度低。由于玻璃是熱的不良導體,暴露表面的溫度并不會很快傳遞到遮蔽表面和玻璃背火面。隨著火源熱釋放速率的不斷提高,玻璃暴露表面與遮蔽表面、玻璃向火面與背火面之間的溫度差不斷增大,當溫度差產生的熱應力達到玻璃表面所能承受的臨界應力時,玻璃表面就會產生裂紋。一般來說火災場景下玻璃的首次破裂發生在玻璃的邊緣部分,不少研究者通過實驗找出玻璃破裂的基本溫差,Keski-Rahkonen研究認為普通鈉鈣硅玻璃破裂臨界溫差為80,Skelly研究普通玻璃在火災中的破裂行為,其實驗測量到的溫差為90,Xie做了鋼化玻璃的破裂溫差的研究,發現6mm厚鋼化玻璃破裂溫差為330~380,10mm厚鋼化玻璃的破裂溫差為470~590等。

 

目前所有研究者的實驗結果都統一地認為玻璃表面溫差是玻璃破裂的內在機理,即當溫差產生的熱應力應力大于玻璃的極限抗拉應力時,玻璃就會發生破裂。因此實際應用中分析研究玻璃的熱炸裂問題,主要是分析玻璃溫度分布的規律和影響因素,對于防火玻璃的應用場景而言,需要考慮火源特征、熱傳導模式、四周遮蔽框式安裝、環境風壓等綜合因素的影響。首先火災環境下熱輻射往往占到很大比例,火焰和高溫煙氣的輻射在穿透玻璃時被部分吸收,研究數據表明對于6mm的玻璃,63%的輻射被1mm的厚度所吸收,因此厚度方向上存在輻射溫度梯度。此外,不論是厚度方向還是平面方向上,玻璃的溫度梯度會受到熱輻射和對流、傳導三種因素的影響,尤其是雙層或多層玻璃時,產生溫度差異的關聯因素將更加復雜。此外,在建筑外墻防火玻璃遭遇火災時,由于玻璃遮蔽位置和遮蔽面積的不同造成熱載荷分布差異顯得更為重要,玻璃的遮蔽區域由于沒有受到火源的輻射載荷作用,其溫度升高主要來源于非遮蔽區域的熱傳導,因此遮蔽區域的溫度相比較非遮蔽區域溫度明顯較低,形成的溫度差熱應力的主要來源,對于有框遮蔽的玻璃結構,最大應力總是產生在玻璃板卜遮蔽與非遮蔽區域的交界處,可認為是裂紋起裂最為危險的區叢同樣有研究表明,火源位置對玻璃的受熱破裂行為影響顯著,裂紋更容易從高溫區(火源位置)起裂,隨著火源和玻璃趾離的增加,玻璃的臨界破裂時間也相應增加。研究者通過調整火源位置改變玻璃表面溫差,進行玻璃的臨界破裂條件和破裂危險期分析,通過大量統計實驗表明在火場中玻璃的破裂和脫落往往發生在火勢的穩定發展期,該階段火焰和煙氣容易發生蔓延,從而在火災演化中造成非常嚴重的后果,因此可以說玻璃的破裂或火災蔓延是相互動態影響的。

 

3.3 玻璃熱炸裂的其他影響因素

如上所述,玻璃本身的力學性能和火災中的熱應力產生共同決定了玻璃的破裂,但實際的玻璃應用場景是非常復雜的,不同的厚度、尺寸、長寬比、加工質量、安裝條件都會帶來很大的隨機性隱患。例如,玻璃厚度是玻璃的一個基本參數,建筑中為了滿足不同的需求,往往會采用不同厚度的玻璃。謝啟源等人發現6mm鋼化玻璃所能承受的最大溫度差為330~380,10mm厚度的玻璃所能承受的溫度差為470~590  。上述提及的邊框安裝、遮蔽條件對于玻璃破裂的影響十分顯著,隨著遮蔽寬度的增加,首次破裂時間呈先減小后增大的趨勢,研究表明鋁框玻璃窗要比木頭框玻璃窗能承受更長時間的熱載荷。外界條件對其防火玻璃的破裂同樣有重要影響,其中火災場景下的水幕(水噴淋)是影響玻璃破裂最主要的外界因素之一,在火災初期玻璃溫度較低時,水幕具有很好的保護作用,但是當玻璃溫度超過臨界值再施加水幕,會對玻璃的破裂和脫落具有一定的促進作用,驗結果表明250為臨界溫度,即當玻璃表面溫度在此之上施加水噴淋,反而會加速玻漓的破裂和脫落。不可避免地,在實際火災環境下,火源爆燃所產生的熱振效應、煙氣沖擊、建筑物變形等都可能對防火玻璃的有效性、安全性帶來致命影響。

 

綜上,如此之多的玻璃破裂影響因素,針對單片防火玻璃的使用,就要求設計單位到產品生產、工程應用企業,必須充分考慮應用場景風險和玻璃性能安全系數,提出可靠的安全設計使用范圍。

 

4 、單片防火玻璃受熱狀態下的數值模擬

4.1 玻璃破裂的隨機性和確定性

如上所述,玻璃在機械載荷和熱沖擊作用下非常容易發生斷裂破壞,其強度遠低于理論強度的主要原因就是生產及加工過程中產生的隨機分布的微裂紋,在火災場景中,玻璃破裂所達到的斷裂應力實際上就是其極限拉應力,而正是由于微裂紋的隨機分布,導致即便是同一批次生產的玻璃都會有不同的斷裂應力,即產生了玻璃破裂的隨機性和不確定性。關于這種隨機性和不確定性,國內外進行了大量的統計性研究,常見的是采用weibull函數進行可靠性分析。例如,對大量的玻璃斷裂力學測試結果進行weibull函數分析后得到普通玻璃的斷裂應力為40MPa;日本建筑研究院分析玻璃破裂和脫落概率與高斯函數的關系,利用指數分布函數對結果進行隨機分析,得到 4mm和6mm厚度的玻璃脫落臨界熱流分別為20KW/㎡和 28KW/㎡;中國火災研究實驗室利用自行設計的均勻輻射封閉箱體實驗裝置對浮法玻璃和Low-E玻璃進行實驗,發現相同工況下玻璃破裂時刻的中心溫度、溫度差及熱應力也呈weibull函數隨機分布,并得到玻璃破裂關鍵參數的生存概率函數、故障概率函數及概率密度函數。

與隨機性對應的是確定性結論,即玻璃的破裂是可以計算和確定的,同時也是可以避免的,玻璃破裂的確定性分析主要體現在應力分布計算和破裂時間預測兩個方面。根據玻璃破裂邊緣熱應變和胡克定律可以推斷0.07%的熱膨脹就能夠使玻璃在火災下發生破裂,在熱應變的基礎上,進一步分析玻璃內部的傳熱和應力分布,可得出玻璃破裂的溫度場模型,目前多種理論模型都可以預測玻璃破裂所需的臨界條件,例如邊框遮蔽區和火焰暴露區的溫度差為80 。在玻璃破裂時間預測方面,研究從一維、二維傳熱分析,逐漸過渡到三維模型的建立,更為準確的分析最大主應力并以此為判據判斷玻璃的破裂,這種研究與真實的玻璃時間和火災情況具有較好的一致性。

 

4.2 玻璃受熱狀態下的數值模擬

實驗直接研究玻璃破裂現象是最為直接和有效的方法,但是玻璃在火災下的破裂行為具有很強的隨機性,加之火災場景的復雜多變,這給火災情況下玻璃的破裂行為研究帶來了很大麻煩。研究人員通過數值計算和計算機模擬的方法進行過破裂行為的分析研究也是非常有意義的。

 

目前的計算機模擬火災場景中玻璃的熱學力學行為是一個相對比較滯后的領域,比如常見的FDS、CFAST等火災科學模擬軟件,難以滿足真實場景中玻璃破裂脫落的模擬需求,致使準確預測火災場景中火勢蔓延擴散有一定的誤差。首先,單片(防火)玻璃作為典型的脆性斷裂材料為研究對象時,應在系統分析玻璃強度離散性基礎上,結合實際玻璃破壞的臨界應力統計,這樣才能正確地評價玻璃實際工況下的服役行為。接下來,玻璃火災受熱情況下的數值模擬將開展三方面的內容:(1)熱學模擬是以傳熱方程為核心,將火源特性和玻璃熱物理、傳熱機理相結合,盡可能真實的獲取傳熱模型和玻璃溫度場動態參數。(2)力學模擬多是基于有限元法,利用 Hooke 定律(玻璃為脆性材料階段)結合玻璃材料本征物理特征參數,計算不同載荷作用下的玻璃三維應力分布特征和裂紋動態擴展過程。(3)應用場景模擬就是通過熱力耦合分析,建立完整產品工況模型,精確求解玻璃的玻璃動態熱力學參數以及臨界破裂失效條件。

基于熱力耦合分析算法,目前己有大量的玻璃火災破裂預測模型和相關結論,通過一些主流成熟商用軟件開展玻璃熱學、力學模擬得到了很多有意義的數據。陳昊東等人采用有限元法,求解玻璃的一維熱傳導方程,選取了三種典型熱荷載作用下的玻璃破裂實驗(熱輻射,城鄉交界域火災和室內火災),并利用溫差準則對玻璃首次破裂時間進行了預測研究,將模擬結果與前人的計算和實驗結果比較,驗證了模型的適用性和代碼的可靠性。劉永軍等人開展了耐火窗用防火玻璃數值模擬,其使用ANSYS軟件分析預定火災場景下防火玻璃內的溫度場,計算防火玻璃在四種不同的力學邊界約束下的應力分布和單元失效過程,結果防火玻璃溫度場出現“邊框現象”,基于模擬結果提出了四點固定防火玻璃是一種較為合理的安裝方式。王禹實驗研究結果顯示,玻璃火災破裂脫落和安裝約束方式有很大的關系,通過應力模擬得到四點支撐幕墻玻璃破裂時內部的最大拉應力為37.0MPa,接近于實驗所使用玻璃的抗拉強度,玻璃最終的破裂原因是內部產生的拉應力超過了玻璃的抗拉強度,對比框式安裝玻璃的應力分析,框式安裝玻璃的應力最大區域往往在遮蔽區域的交界處,點式安裝玻璃的應力最大區域是在固定點周圍。其采用有限元計算的方法通過計算應力分布有效預測不同玻璃安裝形式的起裂位置和臨界破裂溫差(約 150  ),且根據熱流與溫差數值關系明確指出了玻璃的破裂往往發生在火源穩定燃燒階段。陸偉等研究風載荷作用下火災中玻璃首次破裂時間和應力分布模擬預測,同樣指出玻璃暴露區域熱膨脹使得遮蔽區域受到拉應力直至發生破裂。綜上,國內外學者對玻璃在火災中響應規律及破裂機理進行了大量研究,均得出邊緣遮蔽區域是發生破裂概率最大的位置,一致認為對于四周遮蔽的玻璃遮蔽區域和非遮區域的表面溫度差所導致的熱應力即為玻璃破裂的根本原因。

C:\Users\Administrator\docu<em></em>ments\WeChat Files\wxid_aydad6spfgtn22\FileStorage\Temp\443caaf174c0bf4e102850c4333fa1cd.jpg

圖 1 不同安裝形式下玻璃火災受熱后的應力分布

 

上圖為不同點安裝無遮蔽玻璃和遮蔽安裝玻璃的受熱應力分布圖,二者有較大的差異,以常見的遮蔽安裝右圖為例,可以看出玻璃邊緣遮蔽區域受到拉應力作用,玻璃中心區域受到壓應力作用,且第一主應力在破裂時刻之前最大值分別為 31.21MPa 、 32.04MPa 、 31.98MPa 和 30.94Mpa ,這與陳昊東等人模擬 3mm 玻璃破裂應力為 40MPa 以及傳統玻璃的臨界破裂應力允許值基本對應,這個數據是基本接近真實情況的。因此,在充分考慮著火環境條件和模擬計算參數的情況下,研究者很好的實現了玻璃火災環境下數值計算代碼的可靠性和模型的適用性,對復雜綜合條件下玻璃的動態反應做出了很好的判斷。例如 Harada 、 Pagni 、陳昊東等人通過不同的數值模型預測求解玻璃首次破裂時間,經過結果分析和實際實驗數值對比都呈現出了很好的吻合一致性,且準確地呈現了玻璃在火災中的破裂規律。

 

5 、結論

綜上所述,目前關于玻璃的本征力學性能和火災場景下玻璃熱炸裂的理論數據是非常豐富的,玻璃在遇火災時的破裂失效機理也是非常清晰的,已有的溫差判據、臨界應力判據仍是判定玻璃破裂的有效依據。由于受到玻璃本身破裂隨機性的影響,不同的玻璃種類、加工方式、應用場景的綜合條件下,使得目前單片防火玻璃臨界破裂的可預測性難度大大增加,單片防火玻璃火災破裂失效的隨機性風險不可避免。

 

從科學研究角度,有必要針對不同類別的新型玻璃材料進行火災場景下的熱力學特性和破裂機理進一步研究,通過實驗測試和數值模擬計算相結合的方法,建立集合玻璃微觀尺度缺陷、邊緣條件、宏觀尺寸和應用場景參數的多維度參數模型或數據庫,充分體現材料特性、加工細節和應用場景的影響權重因子,使得單片防火玻璃的生產應用更加有據可依。

從工程應用角度,在滿足建筑防火設計規范和消防驗收的前提下,單片防火玻璃也不能被一般性的對待,僅僅依靠單次試驗或者有限范圍的測試報告是不夠的,應根據工程性質和安全等級需要進行著重考慮。當出現例如超大尺寸、超長耐火時間需求時,工程各方應開展多種形式的技術論證,使用更加穩健的技術產品,使得設計具有本質上的可靠性和重復性,徹底解決風險的可能性和火災中存在的不確定性。

 

本文根據已有數據資料概述了單片防火玻璃在火災初期(玻璃為脆彈性范圍內)的熱炸裂行為和相關機理,實際上單片防火玻璃的耐火極限也取決于長時間高溫下其粘彈性和粘流的特性,這方面的研究是非常欠缺的,作者將在后續研究中進行討論分析。

 

參考文獻:

[1] GB15763.1-2009建筑用安全玻璃_1部分:防火玻璃

[2] 趙恩錄, 張文玲, 黃俏. 防火玻璃研究進展及在建筑領域中的應用, 建設科技, 2018, 35, 47-50

[3] 丁敏. 防火玻璃在當前建筑工程應用中存在的問題分析, 科技創新導報,建筑科學,2019, 17, 145-148

[4] 祖利榮. 淺論單片防火玻璃的生產技術, 玻璃, 2005, 3,57-59

[5] 王振, 索濤, 李玉龍, . 退火及化學鋼化硅酸鹽玻璃的動態彎曲力學行為研究, 北京理工大學學報, 2019, 39, 1006-1011

[6] 消防新技術新產品介紹硼硅防火玻璃, 消防技術與產品信息, 2015, 5, 77-78

[7] 鮑弋海, 袁勇, 謝麗美, . 鋼化玻璃抗彎強度的試驗研究, 建筑技術開發, 2002, 29,

[8] 宋顯輝, 潘素瑛. 玻璃彎曲強度的裂紋影響, 玻璃與搪瓷, 1994, 22, 1-4

[9] 劉小根, 劉正權, 包亦望, . 玻璃彎曲強度的厚度效應及超薄玻璃彎曲強度測試技術, 硅酸鹽學報, 2016, 11, 1641-1645

[10] 馬眷榮, 黎曉瑞, 金宗哲. 玻璃的彎曲強度與Weibull模數, 建筑材料科學研究院院刊, 1987, 03, 21-26

[11] 劉小根, 包亦望, 王秀芳, . 安全型真空玻璃構件功能一體化優化設計, 硅酸鹽學報, 2010, 38, 1310-1317

[12] 劉永軍, 樊黎明, 王雪. 防火玻璃窗耐火性能數值模擬, 沈陽建筑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6, 32, 1054-1061

[13] 王禹, 王青松, 黃柯, . 點式安裝玻璃幕墻在火災中的破裂行為, 燃燒科學與技術, 2015, 21, 241-247

[14] 陸偉, 陳昊東, 王青松. 風載荷作用下火災中玻璃首次破裂時間和應力分布模擬預測, 26屆全國結構工程學術會議論文集, 2017, 10, 486-490

[15] 張毅, 王青松, 黃新杰, . 火災場景中玻璃破裂行為研究綜述, 災害學, 2010, 25, 140-145

[16] 陳昊東, 王青松, 孫金華. 火災環境下玻璃首次破裂時間的模擬預測, 工程力學, 2017, 34, 210-213

[17] 張毅, 王青松, 朱曉斌, . 熱荷載作用下玻璃破裂影響因素的顯著性研究, 建筑材料學報, 2012, 15,

[18] 蘇燕飛, 王青松, 趙寒, . 中空玻璃受熱破裂行為規律研究, 火災科學, 2015, 24, 1-8

 

 

作者:中國建筑材料科學研究總院,國家玻璃深加工工程技術中心:李要輝,楊磊,徐磊,徐志偉,張凡,王晉珍,穆元春)

 

Copyright 2007-2025 中國建筑玻璃與工業玻璃協會,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備05037132號-1
技術支持:北京中玻匯智科技咨詢有限公司 聯系我們:glass@glass.org.cn
電話:010-57159706 傳真:010-88372048

欧美 日产 国产精选_日本高清色本在线www_免费一卡二卡三卡四卡